镜醉冬影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

智尊娱乐

2018-10-24

当季节的这趟专列扭动着舒缓的身躯驶入春光明媚的阳春三月,当郊外姹紫嫣红的百花悄然绽放俏上枝头,当百鸟齐鸣的身影在林中穿梭闪现,当广袤的原野万物复苏,呈现柳条绿绿,草儿青青之时,四季轮回的讯息仿佛已经告诉了人们,冬天已逝,春天已来。 脱掉厚厚的毛衣、棉裤、手套,身着宽松、凉爽、舒适的休闲裤和短袖T恤,站在春日的暖阳下,沐浴着暖暖春光,尽享春光恩赐,呼进一口气,暖遍全身。 季节交替把冬天拽入春天,随着春的来临,身子骨热火起来了,心儿暖阳起来了,不再烦于冬日频频换衣之惑,不再惧怕气候之冷,远行的脚步似乎对冬日渐行渐远,但相机镜头带给我漂流的思绪似乎还停留在冬日里晨露、雾景、薄纱、鸥影之中。 薄雾飞纱秀田园独自坐在电脑桌前,梳理冬日拍摄的一个个文件夹,在感叹中萌生一丝丝醒悟,冬季已止,岁月已逝,在悄然逝去的这个冬季,我曾经做了什么?又为这个季节留下了什么?恍惚之间,在梳理照片闲暇之余,《镜醉冬影》久酿“出炉”。 一个季节,相对于常人,时间似乎显得甚远,但对于一个摄影人,要在这个短暂的季节积累出稍具分量的一个题材,一组系列,绝非易事。 面对瞬息变化的气候和稍纵即逝的光影,时间显得如此仓促,须得争分夺秒赶在时间之头,用不畏艰辛、舍得吃苦、敬业精神和敏锐视觉全身心投入,方能完成。 《镜醉冬影》呈现出的图片虽不尽唯美,但却是对2014年冬天这个特殊季节的如实写真和客观记录,以是我追逐冬日光影之路足迹的一一再现。 现实生活中的常人,相信大多都不喜欢过冬天,都对它敬而远之,因为在寒冷的冬日除了每天需身着厚重的棉衣、线裤、手套、耳套全副武装“施压”周旋度日,全身不自在而外,还必须具备抵抗霜冻、雪雨、寒风的心理承受能力,不是吗?即使穿到那般境地,有人也拿冬天奈何不得,不敌严寒,就连出门之前,也要跺跺脚,哈口气暖暖身,似乎是在为自己增添点出门前的底气。

在旁人看来,冬天似乎有些不近人情。 谁都怕过冬,冬日的寒气使人冷得嘚瑟畏惧,我也属常人,也豪不例外。 但作为一名追光猎影的摄影爱好者,虽意念中不喜欢冬,但骨子里对冬却又情有独钟,这其中的缘由究其是为啥呢?冬之韵梦幻魅力无穷,魂牵梦绕吸引我用镜头去感知去窥探,不是吗?寒冷的冬日,宁愿冒着刺骨的霜冻与寒风,骑着两轮摩托,爬山涉水独站在郊外某一座山顶,独自面对孤独与寒冷,只为冬日云雾飘渺出现仙境短短一瞬,即使再饿再冷,亦心甘情愿。

薄雾飞沙秀新颜我的故乡地处云南,这里的的冬天不像北方,没有漫天飞雪、白雪皑皑的景致,更多呈现出的大雾漫天,薄雾飞沙的胜景,这样的景致,唯我独爱。

冬来了,起雾了,一大早,很自觉顾不上懒床,身挎相机骑上两轮摩托冲出家门,来到距家五公里外的异龙湖畔,郊外的乡村、田野、大厦、来鹤亭、木栈道、鱼塘……,呈现在眼前的又是别有一番冬韵的景致,乡村田野弥漫着白茫茫的晨雾,晨雾似一位披着薄纱的妙龄女郎,羞答答地装点着田园,田园在薄纱的掩映下,变成了现实版的人间仙境。

来鹤亭、木栈道、大厦隐隐约约显露于晨雾之中,似海市蜃楼,似天桥。 站在山顶放眼四野,远山、近水、田园、房屋尽收眼底。

在山脚田园里,地块、蔬菜、电杆、房屋、树木全都沐浴在晨雾之中,雾气笼罩着大地,似天宫,似仙境,田园里的景物好似被雾气捉“迷藏”忽隐忽现。 冬日里的雾气在广袤的大地上变化无穷,随着天空的渐渐放亮,气温的逐渐升温,晨雾开始“苏醒躁动”起来了,它们慢慢地朝四周或向天空飘散。 在冬日里的一天之中,最美的景致当数晨雾了,不是吗?你看,晨雾好似一位浪漫的魔术师,它们用自身的“魔力”,把周围的一切,变得迷迷蒙蒙,若隐若现,似真似幻,诗一般的意境,诗一般的美,何似在人间!晨曲太阳升起来了,在晨光中,雾气也迫不及待的升天了,它们一阵阵地翻腾上升,一时间,雾连这天,天连着雾,分不清那是天那是地。

此时,置身于晨雾之中,十米开外雾厚得不见人影,白茫茫的一片,无所谓天,无所谓地。 晨雾给大地批上了层层纱幕,似霞烟阵阵,浮去飘来,田园变得朦朦胧胧,似仙境,似迷宫,令人迷惑。 冬日的景致大美,美得出奇,美得令人陶醉,不是吗?你看那乡村田野、楼台亭阁、高楼大厦、渔翁身影、栈道木桥、枯树茅屋,均一一被摄入镜头,成为了2014年冬日永恒瞬间,成为了2014《镜醉冬影》的永恒记忆。 晨曦洒大地鸥报春归舞芭蕾鸥欢人乐现和谐田园牧歌云端上的村庄。